好吃的团子

盗墓笔记骨灰粉
主吃伞修还有喻黄啦,现在忘羡疯狂粉,最近迷上了秀秀家老三花怜……
基三新人啦,疯狂沉迷中,自己是道长和琴爹啦
唔……黑塔已淡圈,不过还是很喜欢的
有幸认识你,希望能够做朋友

【脑洞随笔】摆渡人

实在是不知道写什么……
很早以前的脑洞了,现在发出来~
以后也许会细化?

水,全是水,好黑、好冷,谁来…救救我……

“哗——”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,头...好晕.....

“吱嘎——吱嘎——”

我被一阵响声吵醒。这里,是哪里?为什么这么黑?好冷,透骨的冷,远方红色的是什么?花吗?红的好妖艳啊,像是……

“血的颜色,对吗?那是曼珠沙华,开在忘川河畔的,由逝者的血液养育出来的花,好看吗?不过很可惜,这些花有花不见叶,有叶不生花,生生世世花叶永不相见。”我的身下似乎是一叶小舟,水是黑色的,小舟的最前端站着一个戴面具的人,从他裸露出的皮肤来看,他很白,白的有些不正常。

“你好,欢迎来到忘川,我,是你灵魂的摆渡人”啊,想起来了,我...死了啊......

过了很久我觉得有些无聊了,便跟他搭话“你叫什么名字?死去的人不是应该转世吗?”

“呵呵呵,”他突然笑了,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,“我啊,可是不被允许转世的呢,而且啊,我要等一个人,等他,来渡我啊。”这样的人,着实奇怪

“渡你?如何渡你?”我听见自己这样开口,他摇摇头,并没有回答我。但是我却异常的好奇这个问题,不断地追问,但他始终没有回答。

“你是个有趣的人,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是谁,我不如就告诉你吧,”到岸边时,他突然叫住我,轻笑两声缓缓摘下面具,露出一张清秀的脸,他拿着面具,身体渐渐淡了,散了,最后消失了,只剩一起声音在风里飘着,那声音说道“我叫苏沐秋,是个灵魂的摆渡人”

船还在河中荡着,人,确是早也不见了

我想,到目前为止做过的最疯狂的事,就是把从我家到西泠印社的路背熟……

终于有一天可以走一边,绕西湖一圈,明明累的不行,却坚持着再走一千多米到印社去,明明知道它那天关门,还是去了……一边走一边还不着边际得想,吴邪会不会在这里,小哥会不会也在……

叶神2016生日快乐

在万物崩离之际,耶和华坐着为王

而你却建造方舟,为我们开辟一条生的道路。

心怀荣耀,则战无不胜!!

叶修,你不是止步,而是重新开始……

叶神,生日快乐,你可是职业选手啊……

选择恐惧症又犯了!!!!

啊啊啊啊!这种事果断是剑客剑客剑客剑客啦!!!!可是......我这连喻队一半手速都没有的,剑客什么的肯定会玩瞎的吧......要不也开个流木的小号?也许人品一来,收入跟着就上去了...?【大雾】

不过,不考虑手速的话,大概会选术士,(对不起喻队又黑你手速【合掌】)

当然,有那么厉害的手速的话,我肯定也会像少天那样到处找人PKPKPKPKPK吧......

当然,战斗法师什么的也想试试,毕竟有教科书一般的参考啊~啊!还有枪炮师!......

怎么办好难选啊啊啊啊啊!!!!!!

[APH/米英]无题

I held out my hand and to my surprise,he kissed me on both sides of my face

【我伸出手来,可令我吃惊的是,他居然亲吻了我的双颊!】

 

WWⅡ 非洲主战场

(英视觉)

    当年也不是我想放他自由,可是和我这个无趣的老头子相比,民主和自由更适合他吧......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好他没怎么介入,不过说起来那小子还真是厉害啊,在战争中赚那么大一笔,又坐上我曾今“世界霸主”的位置,不愧是我的弟弟啊。是啦,我也很想换一个称呼来称呼他,这也是他希望的吧,平等什么的......爱,什么的......还是他独立后对我喊出“我爱你”,我才明白,原来我也一直在爱他,只不过这爱也慢慢变质罢了......喜欢......美/国

 

(双视觉)

   “嘿!英/国!Hero现在是你的盟国哟XD,有Hero在你就不用担心了XDD”

   “啪擦”正美美的进行着下午茶的英/国,被帐口这元气满满的称呼给惊到,双目相对,啊真是尴尬。

英/国慌忙的整理着自己的军装,低着头不希望美/国看到自己的表情“啊......啊啦美/国,那个,好久不见哈,唔......你最近过得好吗?当......当......当然这并不是在关心你,只是出于国家间的利益表示慰问而已,如...如果你把它理解成我在关心你,那也随便你好了。呃,好吧,我们现在是盟友,你是来支援的对吧,欢迎你的加入,美/利/坚/合/众/国,不过出于我个人,并不希望你来就是了,只会添麻烦的小......啊!不对,总之欢迎你。”最后,英/国还是抬起头,同时伸出手,尴尬的上前想要握手。

“噗,老头子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还不懂得改变啊,嘛,看看Hero,可是变了很多的哟。”穿着蓝色军装的大男孩拿着一杯奶昔斜眸看着眼前伸手的人,做出一副不想握手的样子。

“嘿!你这个没礼貌的小鬼,这就是你们美国人见面时该做的事吗?!实在是太失礼了!!”

“这就是你们英国人打招呼的方式了?还是一样的无趣至极啊......”

“喂!你这家伙,你不过离开我百年而已,好,你独立了,你自由了,同时也欠管教了是吧?!要知道,你曾经可是我的......”英/国的声音生生的止住了,他沉默了,他也沉默了,他们都有默契的不在提那个阴冷的雨天,那个带给他悲伤,也带给他悲伤的雨天,是的,他们会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了......

“......”英/国默默的收回那只手。

“......嘛,hero可是来拯救世界的哟,所以......”男孩放下手中的纸杯,渐渐走上前去,轻轻地,轻轻地搂住眼前的人,他明白,那会是他永远的伤疤,不过,那又何尝不会是他永远的痛呢?

“chu”接着,英/国感到双颊上湿热的触感,美/国他,吻了自己......?惊讶的抬起头,英/国这才猛然发现,原来眼前的大男孩不知不觉中已经比自己高很多了,他的脸上绽开的阳光般的笑容,莫名的......很安心呢。

“那个......不是说hero是来支援你的嘛,所以啊,亚蒂就安心好啦。别担心我,毕竟我是世界的H——ero嘛XDDD”眼前的这个大男孩,就是世界的霸主先生呢!那就稍微,也依靠一下吧......

“你要抱着我到什么时候啊BAKA!难道这也是你们美国人表示打招呼的方式吗?还真是新潮啊!不过这也太......太乱来了吧美......阿尔”英/国红着脸努力掩饰着脸上的红晕,吼出这句话。

阿尔松开怀中的亚瑟,笑着说:“那么亲爱的亚蒂,可以给世界的hero分析分析战局吗?”

 

(英视觉)

    啊啊啊,心脏快得好像要跳出来了一样,天啊上帝,这些年他是怎么了?吃那么多垃圾食品还长那样高?!不过......那家伙的笑,还是那么容易让人移不开视线呢......

果然......自己对他抱有的那种情感,还是快一点打掉好了!!!

 

 

END

 

 

2015.12.19